许多院校都热衷于开设影视专业以扩大生源数量和学校规模
   其二是求善。所谓求善就是要在影视教育中传播善念和善举,要教育学生无论是创作还是审美都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惩恶扬善的担当,要在创作中传递梦想、温暖和希望,要在审美中明辨是非、心存良善。要教育学生弄清影视创作中“善与恶”的关系以及“善与恶”的表现方式和表现尺度,比如有的犯罪题材作品过度放大人性之恶,用丛林法则代替普遍的社会秩序和人际关系,用“恶之花”来装点暴力美学。须知,当“恶”被肆意放大时,“善”就有可能被遮蔽。

  从目前看来,部分影视院校的专业教育,在价值引领层面存在缺失甚至误导。有的影视教育者迷恋光怪陆离的视听符号,追求故弄玄虚的叙事方式,以观众看不懂为审美标杆。诸如这样的教育理念如果占据主导地位,那么将来我们培养的影视创作者和影视鉴赏者就会在价值观层面出现偏颇,在审美趣味上趋于怪诞。须知,失去向真善美的主动靠拢,失去对真善美的正确认知和精准呈现,任何艺术形式都将失去其生命之源,任何艺术教育都将失去其逻辑起点。因此,追求真善美是影视教育最为重要的价值引领。

  其三是求美。所谓求美就是要在影视教育中给学生以审美引领和诗意提升,培养学生发现美、鉴别美、表现美的能力。要让学生辨别美与丑的起点和边界,懂得特定的美与特定的丑以及审美与审丑的关系;帮助学生厘清西方审美与中国审美的异同,不能片面用西方美学视角去剪裁中国影视艺术。中国美学有“隐秀”、有“风骨”,有气韵生动、有澄怀味象、有虚极静笃。

许多院校都热衷于开设影视专业以扩大生源数量和学校规模,其中一些院校的教育质量却未必过关。在多元共生的文化语境里,影视艺术异彩纷呈。然而,近年来一些有悖于正向价值观和审美观的作品混入其中,甚至大行其道。而一些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却对这些作品趋之若鹜,并由此产生认同和效仿,让不良思想渐次蔓延。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要从影视教育这个源头入手,用价值引领来匡正创作和审美上的误区。
  其一是求真。所谓求真就是要在影视教育中提倡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和审美视角。在教学中,要扩大学生创作与审美的视野和格局,引导学生从历史真相、思想真理和生命真谛中捕捉影视创作的动力之源。在教学中,要把从真实生活出发,从真情实感入手,刻画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作为指导学生创作和审美的首要目标。在教学中,还要帮助学生认识真实、虚构和虚假的区别。如国庆档电影《我和我的祖国》里的7个故事,有的出自真实事件,有的属于艺术虚构,都是以现实主义为旨归抒写了亿万人民的爱国情怀,收获观众的普遍赞誉。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虽然以虚构故事为主线,但是其出发点立足于现实生活,反映了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切思考和强烈的人文关怀。